中海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貨輪公司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案

【基本案情】

中海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貨輪公司(以下簡稱中海公司)所/yabo屬的“寧安11”輪,于2008年5月23日從秦皇島運載電煤前往上海外高橋碼頭,5月26日在靠泊碼頭過程中觸碰碼頭的2號卸船機,造成碼頭和機器受損。中海公司遂于2009年3月9日向上海海事法院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


上海外高橋發電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外高橋第二發電有限責任公司作為第一異議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安誠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國太平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中國大地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營業部、永誠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等7位異議人作為第二異議人,分別針對貨輪公司的上述申請,向上海海事法院提出了書面異議。上海海事法院于2009年5月27日就此項申請和異議召開了聽證會。


第一異議人稱:“寧安11”輪系因船長的錯誤操作行為導致了事故發生,應對本次事故負全部責任,故申請人無權享受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寧安11”輪是一艘可以從事國際遠洋運輸的船舶,不屬于從事中國港口之間貨物運輸的船舶,不適用交通部《關于不滿300總噸船舶及沿海運輸、沿海作業船舶海事賠償限額的規定》(以下簡稱《船舶賠償限額規定》)第四條規定的限額,而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以下簡稱《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的限額。 


第二異議人稱:事故所/yabo涉及的債權性質雖然大部分屬于限制性債權,但其中清理殘骸費用應當屬于非限制性債權,申請人無權就此項費用申請限制賠償責任。其他異議意見和理由同第一異議人。 


針對第一異議人與第二異議人提出的關于“寧安11”輪不適用《交通部責任限制規定》第四條規定的異議理由,申請人提出意見如下:    

“寧安11”輪正在進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貨物運輸。申請人提交的水上交通事故報告書、航海日志等材料已經證實,本次事故發生時,“寧安11”輪正在進行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貨物運輸,而不是從事國際海上貨物運輸。 


《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條第二款中關于“從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運輸的船舶”指向的是船舶正在從事運輸的航行區域,而不是船舶有能力航行的區域。因此,判斷船舶是否系“從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運輸的船舶”,應根據船舶發生海事事故時所/yabo正在從事的航次性質來確定,而不應以船舶適航證書上所/yabo記載的可航區域確定。


【裁判結果】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十三條的規定,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應當對申請人的主體資格、事故所/yabo涉及的債權性質和申請設立基金的數額進行審查。


首先,貨輪公司是“寧安11”輪的船舶登記所/yabo有人,屬于《海商法》第二百零四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事訴訟特別程序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款規定的可以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的主體。異議人提出的申請人所/yabo屬船舶應當對事故負全責,其無權享受責任限制的意見,因涉及對申請人是否享有賠償責任限制實體權利的判定,而該問題應在案件的實體審理中解決,故對第一異議人的該異議不作處理。鑒于涉案船舶觸碰事故所/yabo造成的碼頭和機器損壞,屬于與船舶營運直接相關的財產損失,依據《海商法》第二百零七條的規定,責任人可以限制賠償責任。因此,第二異議人提出的清理殘骸費用屬于非限制性債權,申請人無權享有該項賠償責任限制的意見,不影響法院準予申請人就所/yabo涉限制性債權事項提出的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申請。


關于“寧安11”輪是否屬于《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條第二款規定的“從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運輸的船舶”,進而應按照何種標準計算賠償限額的問題。上海海事法院認為判斷船舶是否系“從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運輸的船舶”,不應以船舶適航證書上所/yabo記載的可航區域額以及船舶有能力航行的區域來確定。涉案事故發生時,“寧安11”輪所/yabo從事的航次是從秦皇島港至上海港,該輪營業運輸證載明的核定經營范圍為“國內沿海及長江中下游各港間普通貨物運輸”。因此,該輪屬于《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條第二款所/yabo規定的“從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港口之間的運輸的船舶”。申請人申請適用《海商法》第二百一十條第二款和《交通部規定》第四條的規定計算涉案基金的數額,并無不當。


【泛洋簡評】

我所/yabo陳振生主任律師經委托作為本案申請人中海發展股份有限公司貨輪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成功地依照交通部《關于不滿300總噸船舶及沿海運輸、沿海作業船舶海事賠償責任限額的規定》第四條的規定限額,成功申請設立海事賠償責任限制基金,從而大大降低了申請人的賠償數額,極大地維護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該案同時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于2013年1月31日作為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16號予以發布。